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心灵子

请来访朋友点一下日志右侧或下侧广告图标、推广信息,谢谢!

 
 
 

日志

 
 

父亲死后做了护法神,回家殷勤度化儿子学佛  

2016-11-30 11:32:05|  分类: 转自段兄博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自段兄博客
(2016-11-29 22:59:11)

标签: 

杂谈

分类: 奇人异事

特别提示:本文转载自kong2011sn的博客,原文链接地址为: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9433b50102wxv4.html

 

 

 按:聂云台居士(1880-1953),是曾国藩(文正公)外孙,于1920年任第一任上海总商会会长,中国先驱实业家、中国民族棉纺织业四大巨子之一、中国办学三贤之一。其所处新旧交替、各种思想碰撞、时局动荡、民族资本艰难创新生存的历史时代背景,加上其显赫荣耀的家族传承及睿智从容的祖辈遗风,似乎注定了聂云台居士一生的灿烂与不凡。从儒学大家到基督信徒,最终皈依佛教,聂云台居士一生的思想也发生了凤凰涅槃般的重生巨变。印光大师赞其“文正公心法,阁下得而传之,故能脱离富贵习气,乐我天真,不随物转也。”1942、1943年间,聂居士为劝诫世道人心,撰写《保富法》一书,在上海《申报》上连载,激荡时人之心,数日之间,便收到助学献金十七万余元之巨,柳亚子等各界名流纷纷响应,一时传为佳话。


   本文内容即是出自聂云台居士所著《保富法》之《学佛札记——记学佛因果说》。因为原文是半文半白,为便于今人阅读,末学浅译成白话,并稍作整辑。若有错谬,请不吝指出。南无阿弥陀佛。

 

曾国藩外孙聂云台居士自述学佛因缘,奇!

 

 

聂云台


 

聂云台居士学佛因缘 


我刚开始学佛时,包寿饮先生给予了我很多帮助。五年后,我在杭州晤见了寿饮先生的父亲包培斋居士。当时,我和包培斋先生一同在西湖畔招贤寺中借宿,得以亲闻他讲述自己学佛的因缘。后来,我又遇到了王季果先生,王先生也谈到自己能够学佛,也都是因为包培斋先生的父亲死后作神、在梦中示现显灵这个因缘,得以触动启发。


包王两位先生,都是为官从政之人,现在却舍弃官宦之途的经营,专心学佛。他们修持佛法,早晚功课十分精进勇猛,严格要求自己,放下一切万缘,这种心性和行为,若不是在佛法中深受利益的话是做不到的。包先生的夫人及其一家子女也都沐受了佛法的化导;王先生的夫人则比王先生还要先信佛。在北京天津一带,受到包先生父亲灵感启示而学佛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人啊!

 

我既有这样的机缘,得以听闻到这个神奇感应的详细内容,回来后便如实记录下来。现在,我就将这些内容作为我笔记的开端,并且讲述其缘起如下。

     

我在民国九年的冬天,从欧洲游历后返回国内。我在外游历时眼见欧洲经历战事摧残凄凉困苦的惨况,深为感慨,回国后,又眼见北方发生旱灾后,人民流离失所、伤亡哀痛的苦状,于是立志发愿从此持奉斋素、力戒杀生。我发这样的愿,正是因为我深信佛所说的因果法义,知道这些战乱灾荒之祸事,都是因为广大众生共同造作的恶业所感召,而其中因为口腹之欲而杀生食肉,正是诸种恶业中最重的一种啊!

     

第二年春天,我结识了包寿饮先生,和他一同游赏西湖,并见到了微军和尚。我问和尚:“佛以普度众生为大愿,但僧人却要离开世间潜心修行,只为自己解脱,不去度化众生。为何僧人不能仍然在世间广做利益众生的善行呢?比如像基督教徒一样,在世间做种种慈善?”和尚对我说:“僧人远离世间潜修佛法,正是为了将来有能力深入世间普度众生。如果自己都不明白如何解脱生死、解脱烦恼,又如何引领教化众生求得解脱呢?你如今自己思量一下,你所做的那些自认为利益众生的事情,是不是都是真的有益于众生呢?凡事都要看究竟,不要只看表面啊。”我听了,起初并不以为然。过了半年,才恍然了悟和尚的话实在是正确啊。于是,我开始稍稍读一些佛经,希望有所获益。寿饮先生让我降伏我慢心、生发谦卑心,那么自我执着和成见就可以去除、对于佛法的要旨必定更容易了解。并且,先生还教我礼佛,沉下心来老实修行。可以说,我学佛,是得益于微军和尚的启发,也是缘续于寿饮先生的教导。 

 

聂云台(后排中)的母亲曾纪芬(前排中)90寿辰时其一家合影

 

包培斋居士学佛因缘     

 

四年后,我才听闻王季果先生由于包培斋居士父亲灵感示现而学佛的因缘奇事,随后又与包培斋居士在杭州见面。包培斋居士正是寿饮先生的父亲,他告诉了我他学佛的因缘。原来,包居士以孝廉身份在北京政府部门任职,平时喜欢读一些科学书籍,深信西方的科学是令国家民族富强的唯一途径。当时欧洲战事正激烈,袁世凯也刚刚亡故,内外时局都不稳定。有一天半夜,包居士梦见自己父亲走进他的房间,坐在他睡的床沿上,对他说:“我现在是护法神。因为你的寿命将要尽了,特意来告诉你。”居士问道:“寿命有延续的方法吗?命运可以改变吗?”

 

他的父亲说:“可以啊。行善就可以延寿,你只要依止佛法精进修持,吃素念佛,那么命运一定可以改造!”居士说:“如果以人的力量可以延寿,那么袁世凯又怎么会死?如果吃素可以长生,那么蔬菜将会比那些肉食珍馐都要昂贵了!寿命怎么可能会凭人力而改呢?”他的父亲叹息道:“你的执着太深了,我无法让你觉悟。你自己决定吧。只是我还有一句话要告诉你:我们在生时造业已经够多的了,死时就不要再增添恶业了。希望你一定要告诉家人,死后不要厚葬,装裣的衣衾一定要用棉布去做,祭奠时一定不要杀生,安葬的棺木也不要用昂贵的,几十元钱的就足够了。这些东西对于死去的人没有丝毫利益,只是白白去损耗世间有用之物,给亡者增添罪业罢了。”居士听了,这才心生感动,说:“父亲说得如此恳切,一定不是虚妄的假话。我一定遵照父亲的教诲去做。只是我如果吃素的话,滋养身体的食材还是不能少的,所以还是要吃一点牛奶和鸡蛋。”他的父亲说:“可以。”又说:“你可以清晨时到东直门外某观音殿拜佛。我到时候会在那里等你。”居士一梦醒来,非常惊异,就着灯光看钟表,刚刚凌晨两点。起初居士认为这只是一个幻梦而已,不足以相信。后来细想一下,梦境如此清晰,应该不是幻象。于是坐了起来,默默地回忆梦中的情景,回想父亲所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得非常清楚。他担心自己再睡下后把这些话给遗忘了,于是干脆不睡了,坐等天亮。只待天亮后去观音殿检验这个梦的真假。    

 
一到黎明时分,居士就急急出门,步行至观音殿拜佛。刚刚准备拜下去时,看见有一个人站立在香案旁,手里拿着花,身穿蓝色长袍。等他拜佛起身后,这个人却不见了。这时,他看见守庙的庙祝正在殿中打扫,就问他看没看见刚才站在香案旁边的那个人。庙祝回答说:“看见了。不就是和您一起来的那个人吗?”居士说:“你确定你真的看见了那个人吗?你可不要信口回答呀。”庙祝说:“我的儿子刚送了一个客人去车站。您和这个人进来时,他正好出门,应该也见到了。请等我儿子回来后,问问他吧。”居士就坐着等他的儿子回来。他儿子回来后,也说看见了一个穿着蓝色缎面夹袍的人和居士一起进的庙。而且那时刚好有一阵风吹动那人的衣角,他儿子看见了那人的衣里,所以知道那人穿的是夹袍。他儿子还描述了那个人的身材样貌,和庙祝、居士本人看见的都是一样的,确实就是居士父亲的形貌啊。居士这才知道果然是他的父亲在显现灵感,于是从这一天开始,就吃斋素,断除肉食,而且称诵佛号。当时是民国五年六月。等到居士休年假回到天津的寓所,家人才知道居士吃斋素的缘由。于是他的夫人【注1】和子女们都一同吃素念佛,一起为居士延寿而祝祷。 


包居士的女婿某某,从美国留学归国,从西方人那里学得了一种通灵法术。于是家人就让他用这个法术来召请居士父亲的神灵前来,凭借着乩笔来沟通交流。其父亲神灵借助乩坛【注2】,所说的都只是佛法修持的事情。久而久之,这件事渐渐传播到了外界,亲友来占乩问事的慢慢多了起来。政界中也开始有人来请问时事了。于是其父亲神灵借乩坛向家人告诫不得再请他降坛。从此,这个乩笔就不再灵验了。 


包居士父亲生前在台湾基隆任同知一职,平时最为崇仰曾文正公。凡是批判案件、教训家人子弟,言语间必定以文正公为模楷。他平素不谈佛法,但却特别爱惜物命,严格戒止杀生。有一天,他看见厨子拿着一条活鱼进府,立即命人打板子加以责罚。后来,他对别人说,我并不是真的要去责打这个厨子,只是有人强迫这些下人们去购买活物,所以故意这样做来警示这些人的。

 

附录:王季果居士学佛因缘 


王季果居士,王湘绮(即晚清经学家、文学家王闿运)先生第四个儿子。早年在日本留学,毕业于士官学校。回国后,在陆军任职多年。他的夫人杨氏,是杨度(民国奇人、风云人物、革命家,字晳子)的妹妹,一同在日本留学,擅长于国学,成绩特别优秀,是留学界女众圈子里的先进人物。当时维新革命的思潮正是非常兴盛的时候,季果居士和他夫人也是革新派的急进者。因为他们才气纵横、声名显著,所以被同学辈所敬仰追随。最近几年来,王居士和夫人突然一同吃长斋学佛,凡是他们旧时的知交好友听闻此事后都非常惊讶。居士有个儿子,在杭州某校教德文。居士夫妇于是就在杭州颐养。我常去西湖,久闻居士大名,而且听说他学佛的因缘非常奇异,所以一真想与他亲自晤谈一次,可惜一直没有达成这个心愿。   


1925年正月,王居士到达上海,我便特意前去探访,这才知道了他学佛因缘的详情。居士和梁璧园先生是姻亲。民国六年,和梁先生一同客居于北京。一天,梁先生邀请居士一起去天津,说包培斋居士的父亲死后作神,常常托梦显灵给其家人,继而凭借乩笔显现神通,可以为世间人回答一些疑问,他打算前去请问一下自己的事情。原来,梁先生的眼睛长久失明,自己相信这是夙世业力所致,于是皈依佛法,痛加忏悔。后听闻包居士父亲的灵异事迹,便急于想向他询问自己失明的因果。季果居士平素并不信鬼神,尤其痛恨乩坛鬼神的荒诞妄语,所以不肯陪他同去。梁先生因为自己眼睛不方便,强迫他和自己作伴同行。到了天津,季果居士将梁先生送到包家府宅,就离开了,随即前往杨家的寓所住宿。他的岳母也是位信佛人,央请居士为她抄写经文。居士抄到夜晚大约二点钟时,忽然看见窗外有人影闪过。他怀疑有贼,仔细再看,竟然是一位披着金色铠甲的巨人,散发着盛大光明。正惊疑间,这个巨人突然就不见了,这才醒悟是位神灵。他就寝后,梦见一个人前来对他说:“我是护法神包某,你方才看见的巨人就是我呀。”接着,居士又梦见佛国净土的种种不可思议庄严妙好境界。第二天,居士把所见所梦都告诉了夫人,夫人就和他一同来到包家。他们见到包培斋居士父亲的遗相,和居士梦中所见的样貌一样。包家人又给居士看西方极乐世界图,也与居士梦中所见佛国净土完全相符。他和他夫人二人都对西方极乐净土从未听闻过,更未见过,脑海中也从来没有这种事物存在,但是梦境确是历历分明。居士对佛法产生信仰,就是从此开始的。

 

 后来,居士先回到北京,仍然在杨家北京的寓所居住。偶尔有一次,居士带着夫人杨氏从帐房出外散步时,经过一个卖肉摊,见摊位上钩挂着的竟然都是人的肉体,不由得极度惊骇,大叫起来。同行的友人奇怪地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居士就讲了他所看见的怪象。友人就说:“这是你眼花了,这明明挂的都是猪肉嘛!”可是经过其他卖肉的摊位,居士还是看到摊位上挂的都是人肉。到了城墙脚下,他看见一个人拉着一辆沉重的煤车在烈日下艰苦行走,就对同行的友人说:“这个人真是可怜,怎么能承负得了这么沉重的货物呢?”友人说:“这明明是一匹马呀,你怎么看成一个人?”居士心知事有蹊跷,就催促着赶快回家了。过了几天,梁先生从天津回来,主动问居士是不是最近见过和马有关的异象。居士就告诉他,自己前几日见到拉车的是个人,友人却说是匹马的事情。梁先生就说:“昨天向包居士父亲之神灵询问家中某人死后投生在何处。神灵指示我,要我向您询问您看见的一匹马的异事,就知道了。”经过此事,居士才深信佛教六道轮回之说真实不虚。后来,他为岳母抄完经书,他岳母为他用火腿做菜。菜一端上来,居士一看,满盘血肉狼藉,根本无法下筷。从此以后,居士就吃长斋,并精研佛法了。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