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心灵子

请来访朋友点一下日志右侧或下侧广告图标、推广信息,谢谢!

 
 
 

日志

 
 

学密法有门槛条件吗?  

2015-05-12 16:29:31|  分类: 上师噶玛仁波切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佛教传入中国已经两千多年了,一直到唐朝,传承发展得都非常好。盛唐时期,佛教八大宗都有很多弟子在修持,不少日本遣唐使、留学生和留学僧也来到中国学习各类知识,闻思修佛法,并将佛教带回日本,这也包括很多密法的修持方法。因为是从唐朝传过去的,所以这类密法被人们称为“唐密”;“东密”是因为空海所传的真言密教,是以东寺为根本道场,所以又称东寺流。

但在中国内地,随着唐宋元明清的朝代更迭,时有战乱,密法在老百姓中的传播出现了弱化的趋势。因为藏区遥远,也不像现在交通这么方便,很多藏地的高僧大德难得能出来弘法利生,一出来就被帝王、皇亲贵族迎请供养,祈请留下为他们讲经说法,带领他们修行,有能力的人都争着当功德主,这样到了明清以后,密法似乎成了帝王与皇亲权贵才能学修的“专利”了。

 

这样慢慢发展下来,密法在内地与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与信仰需求发生了脱节的现象,而发展至今,有些人会觉得学密宗是有门槛条件的:“有权的、有钱的、有名的、非常聪明的人才能学密,一般老百姓学不了密法。”不仅是在中国内地有这样偏颇的看法,我九几年到台湾的时候,见过一些国民党官僚以及从大陆过去的老一辈知识分子,他们对密宗也有这样的印象:“密宗是像李宗仁这类有钱有权的人才能去学的,一般普通老百姓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福报学密法……”这是个误区,从古至今,密法在佛教徒中的传播与修习其实一直没有间断过,只是区域上或是群体上发生过一些变化,现在又是密法广弘兴盛的时期。

 

有些人觉得密法比较复杂难懂,是因为除了理论学习的部分,密法实修的内容比较多,闻思修佛法的过程非常系统化、规范化,与人们平时所认知的学佛是不同的。人们普遍觉得学佛就是念经、持咒、打坐这些,但在密法的实修中不仅仅是这些内容,所有法门的修行仪轨,都有殊胜的传承与修习方法。

 

西藏离印度很近,这个得天独厚的优势,让藏地闻思修佛法的方式与内地很不一样。大家都看过《西游记》,虽然最初只是一部小说,但是通过文字的记录,我们能大概了解到一个高僧去印度求法是多么艰难。东晋法显法师是第一个出国取经的中国高僧,后来唐三藏千里迢迢历尽苦难去印度取经,一代代赴印度求法的高僧,为佛法在中国内地的传播与发展,贡献出巨大的力量。

 

藏族人就简单多了,跨过喜马拉雅山就能到达印度。吐蕃发展的历史中,为了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等全面发展,为了弘扬佛法,大规模向唐朝内陆地区、印度、尼泊尔外派留学生,他们将印度系统的佛教制度完完整整地带回来。十一世纪以后,伊斯兰教大规模入侵印度,很多佛教徒被杀害,被迫逃亡。包括阿底峡尊者在内的很多高僧大德,跨过喜马拉雅山来到藏区,找到了一块全民信佛、弘法利生的复兴沃土。印度的高僧大德们将唐僧母校那烂陀寺的所有教育体系,一并带入藏区,所以到现在为止,藏族人对佛教的信仰是根深蒂固的,藏地法师对佛法的领悟是比较通透的。原因是什么?藏传佛教系统的教育制度沿袭了古印度的传承,保存发展得良好!

 

我九岁当小喇嘛,已经算很晚了,藏地的出家僧,很多都是四到五岁就进入寺庙系统闻思修佛法,一直修到三十四五岁,就可以叫“老和尚”了,在清净正规的寺庙精进闻思修佛法三十个年头,但还不是所有人都能出来讲经说法,要从中再筛选出一小批人走进大众弘法利生。藏地寺庙对弘法的法师有非常严谨地选拔,也是因为这样严谨的精英教育,让藏传佛教的传播与发展深入人心。

 

我们藏地也经历了跟内地一样的文革,为什么内地人的信仰似乎都消失了,而藏区对佛教的信仰依然根深蒂固呢?因为对藏民来讲,佛像、佛经、佛塔遭到破坏,并不能撼动他们对佛菩萨的虔信,信众很清楚:信仰不在外面的物质表现,而在内心深处。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