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心灵子

请来访朋友点一下日志右侧或下侧广告图标、推广信息,谢谢!

 
 
 

日志

 
 

让伟大的佛陀用汉语向众生慈悲地说法  

2015-03-05 16:02:50|  分类: 名人与佛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特别提示:本文转载自知名佛教文学作家马明博的博客,原文链接地址为: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b73ef20102vhgy.html

 

?坐在录音棚里的李罕

 

 

当佛陀说汉语
——李罕的梦:“《钦赐龙藏》语音版录制计划”

作者   马明博

(作者简介:马明博,河北东光人。禅和子,品茶人,文字客,云游者;新散文网站站长。先后供职于沧州晚报社、《中国人寿》编辑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有《天下赵州生活禅》、《一日沙门》、《禅遇》、《愿力的奇迹》、《观音的秘密》等)


  我听李罕说起正在开展的“《钦赐龙藏》语音版录制计划”时,随喜赞叹之余,想到了一部英国纪录片《当上帝说英语》。

 

  四百多年前,英国国王詹姆斯一世开展了一项国家工程,他集合54位顶级学者之力,历时八年,将《圣经》由希伯来语全译为英语,于1611年成功推出“钦定版”《圣经》。当代著名的英国历史学者、作家亚当?尼科尔森认为,作为有史以来最畅销的英语图书,“钦定版”《圣经》已流芳四百年。尤其是当上帝说英语之后(“钦定版”《圣经》出版后),其影响力超越了宗教的范畴,对政治、文学、社会形态,乃至承载它的语言本身,都有巨大的改变与塑造。

 

  赞叹之余,在我心中生起一个疑问:作为国家工程,“钦定版”《圣经》的翻译与出版能够顺利进行;作为佛门居士,李罕虽然发起了“《钦赐龙藏》语音版录制计划”,他凭借一己之力,能够旷日持久地把这件事做圆满吗?

 

  李罕好像有“他心通”,在我说出这个疑问之前,他微笑着说:“马老师,您不用担心,我计划用15年至20年来做这件事。这个计划启动后,得到了众多高僧大德及佛门师兄的支持。我相信,有佛菩萨加持,经济上应该不会出现太大的问题。诵读佛经这件事,并非我一个人做,参与《钦赐龙藏》语音版录制计划的,还有胡克、润物、张淇、高洁、居晓华等,他们都是播音界的‘金嗓子’。更让人欢喜的是,国宝级播音员虹云也即将加入这一工程,不久我们就能听到她以天籁般的声音诵读佛经!”

 

?李罕诵经

  大学毕业后,李罕先后进入海南电视台、中央电视台工作。尽管学识与财富在工作中不断增长,但“人到底为什么活着”这个打小就萦绕在他心头的困惑,却始终未曾解开。为解除困惑,李罕辞职经商,至2000年,李罕已身家千万。财富的积累,让李罕觉得人生的意义也不过如此,这时,他的身体、感情和事业相继出现危机。接二连三的打击,令李罕感到了绝望。那些曾经拥有的荣耀和情感,如果是真实的,为什么会这么快就消逝?如果是假的,为什么自己的感受却如此真实?难道世间事,到最后只剩下“苦”?

 

  在最失意的时候,李罕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他来到一个不知何处的所在,见一位光头、身穿僧服的老者在中间端坐着,老僧旁边有一老一少两位侍者。梦中,并没有人指引他怎么做,那时李罕也不信佛,但他主动走上前,恭敬跪下。老僧微笑着伸出左手,为他摸顶。醒来后,李罕还能清晰地回忆起梦中的每个细节。

 

  更不可思议的是,从此之后,李罕的性格、声音也与从前大不相同,他好像从里到外换了一个人,性格也由张扬、高傲变得柔和、沉静,他的身体也逐渐康复。

 

  因为这个梦,李罕开始学佛。在读诵佛经的过程中,李罕渐渐坚信——他在梦里遇见的那位老僧,就是释迦牟尼佛;那一老一少两位侍者,就是迦叶、阿难两位尊者。但他一直想不通:佛陀为什么要伸手给他摸顶呢?

 

  2012年,李罕到印度菩提伽耶朝圣时,答案出现了。

 

  在当年佛陀悟道的菩提树下,来自世界各地的僧众齐聚于此,以各自的音声读诵经文。琅琅经声,令在场的李罕备受震撼!诵经声竟然是世界上最美的声音!一个念头在李罕脑海中闪现:“我要录制语音版的佛经,让殊胜的经典,以声音的形式在世间流布!”就在那一瞬间,梦中老僧的微笑,在李罕眼前清晰地重现。

 

  李罕非常珍惜这个因缘。回到北京,便着手开启了语音佛经的录制工作。首先,开通“李罕诵经”网站,将制作好的有声佛经予以展现,供人收听。继尔,录制《地藏菩萨本愿经》,在地藏道场九华山向信众结缘了一万张光盘。反响强烈,好评如潮,很多听众说,李罕诵经的声音干净、舒缓、庄严,闻之令人法喜充满。

 

  李罕决定组织团队,开启《大藏经》语音版录制计划。作为“《钦赐龙藏》语音版录制计划”的总执行人,李罕组建起校经部、播经部、讲经部、审音部等部门。

 

  汉文《大藏经》是所有汉译佛典的汇编合集,包括经、律、论三藏,总卷数超7000卷。自宋代《开宝藏》至清代《钦赐龙藏》(《乾隆版大藏经》的别称),木刻汉文藏经的版本虽有多种,但唯有“龙藏”经版保存至今,在世界佛教史上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李罕开展的《大藏经》语音版录制计划所依据的,便是《钦赐龙藏》。

 

  推进这一计划,并非易事。首先,校经部要对经文进行前期的整理工作。浙江宁波鄞州区阿育王寺完整保留着一套《钦赐龙藏》,在得到寺院的慈悲开许后,李罕与工作人员来到阿育王寺,将要录制的经文一页页扫描,形成PDF图片,再转化为电子文字版,由专业人士将经文由繁体字校转为简体字,并遂字加注拼音,再提供给播经部。用文字表述起来,这件事很简单,但对校转标注经文的人来说,每部经的背后,都以一段不平凡的岁月作底色。

 

?李罕到佛门静心

 

  而录制工程同样浩瀚。李罕的性格是凡事力求尽善尽美。工作中的他,是极其严苛的。李罕说,语音版《大藏经》的核心,要求播音者对经文与语音要有深刻的理解,只有找到经文内在的逻辑关系和情感关系,才能恰当地用音声表达经文中的每一个字因此,李罕的合作者,不仅是国内一流的专业播音员,而且是发心的修行者。在录制之前,播音者要熟读、熟记经典,细细体悟经文中每个字的发音、每句话的语气,以便让经文悦耳舒畅,将佛经中甚深微妙的意蕴传递出来。

 

  对录音质量,李罕同样精益求精。经常有这样的事发生,有时他发现经文录制的不理想,即便已投入不菲的资金,他也要求重新来。比如最近,因为李罕的“挑剔”,《楞严经》第一卷和第二卷各录了4次才定稿。李罕说,每部经文都有其相应的气质,录制的过程就是寻找“气质”的过程,只要能达到最准确的状态,费多少事都值得。“更何况,这部经对修学者太重要了,佛门讲‘开悟的楞严’,这是一部指导人开悟的经典,我岂敢懈怠!”

 

  2014年,作为整个计划的一部分,“钦赐龙藏”语音版官方网站正式上线,推出多部音声佛经,方便有缘人通过网络免费听经。为惠及不便上网的人,李罕的团队还推出播经机用于结缘,与众生分享佛法的妙音。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五台山普寿寺住持如瑞法师听过李罕所诵经典后说:“从音声上,就能听得出李罕居士是位虔诚的佛弟子,音声专业,和雅美妙,所诵经典能摄受人心。”

 

  在华语地区,将佛经音声化并非新鲜事物。曾有不少佛教团体、社会团体尝试着推出同类的音声品,然而以专业化的音声、录制规模宏大的“《钦赐龙藏》语音版”,目前只有李罕的团队在做。《钦赐龙藏》7245卷经文,音频近两万小时,对李罕的团队来说,这将是一场对他们体力、精力和耐力的严格考验。李罕以虔敬、深远的愿心,努力推进着这个计划。

 


学诚大和尚加持李罕早日圆梦

 

  对此,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北京龙泉寺住持学诚法师说:“一个在家人做这么大的事,实属不易。”法师问,完成这个计划准备了多少资金,李罕说“大约有3000万”,法师摇了摇头,“恐怕不够”,并告诫李罕,“对未来遇到的困难和违缘,要有足够的认识和准备”。

 

  由于李罕的低调,目前知道播经机、“《钦赐龙藏》语音版录制计划”的人,仍属小众。佛经承载了佛陀的智慧,也是信众获得解脱的无上福田。佛陀曾亲宣:“于后五百世,我住文字形,应作世尊悲,于彼生恭敬。”供养、护持、传播《大藏经》,有不可思议的功德。因此,李罕希望能有更多的佛友相与发心,共同促成这一善缘。智慧的本质,在于分享。佛陀的智慧作为人类最宝贵的精神财富之一,越分享,拥有人的就会越多。

 

  在印象北京社区,当李罕孤独地坐进录音棚诵经时,我坐在室外静心倾听。那一刻,李罕的诵经声,犹如大海响起的潮声,一波一波,或轻或重,或低沉或飞扬,向远方荡漾……

 

  诵经者是孤独的。对李罕来说,这个孤独的时刻,又是他与佛菩萨单独相处的神圣时刻。当李罕诵读佛经时,他不但体会着“深入经藏,智慧如海”的喜悦,还让伟大的佛陀用汉语向众生慈悲地说法。此刻,梵音海潮音,满彼众生心,满此虚空界……

 

 ?众生福田:钦赐龙藏播经机

 

 转自段师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