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心灵子

请来访朋友点一下日志右侧或下侧广告图标、推广信息,谢谢!

 
 
 

日志

 
 

揭秘台湾朱秀华借尸还魂事件(跟随星云法师到乡下讲经时听来的)  

2014-04-29 11:33:33|  分类: 奇闻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揭秘台湾朱秀华借尸还魂事件(跟随星云法师到乡下讲经时听来的) - 清心灵子 - 清心灵子
 
    朱秀华借尸还魂事件是一个千真万确的事实,之所以要告诉您这个借尸还魂的故事,并不是让您觉得奇异,而是证明这世界上确实有六道轮迴、因果报应这件事,而且这件事就发生在今日的臺湾。

  (一)麦寮乡下奇事发生

  记得民国五十年的二月间,星云法师应邀到虎尾讲经,那时候同来的还有煮云法师,因為白天没事,我们几位居士,就陪著两位法师,到虎尾附近的乡下去玩玩。

  在星云法师讲经的同时,智道尼师有事在麦寮,我因没有去过麦寮,所以就动了到麦寮去玩玩的念头。麦寮是个靠海的地方,交通并不方便,也没有什麼好玩的地方。我们在紫云寺,拜访过智道尼师以后,就想赶回虎尾,可是紫云寺的住持,坚持我们吃午饭,而且班车已过,我们就又留下来在大殿上聊天,现在,我们所讲的奇事也就是在聊天的时候由一位许庇右先生透露出来的。

  (二)海丰岛上初遇亡魂

  这是个「借尸还魂」的故事,本来这件事已经发生了很久,故事的主人一直不愿意渲染这件事,所以知道这个事实的人,只限于麦寮附近的居民,至于外地的人,虽然偶或听到过传说,但都把它认为是神奇鬼怪的故事,或者认为是不可能的事,一直没有人去注意它。

  起初我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因为叙说的人说话没有条理,听起来有些杂乱。我们只知道有一位吴先生在海丰岛工作,遇到一位金门小姐的灵魂,现在这位朱秀华小姐借尸还魂了,其余的,这位先生虽然说了许多,我还是听不明白。可是,听到「借尸还魂」这回事就引起了我们的兴趣,所以我们就打消了吃过午饭马上回虎尾的主意,决定去访问故事中的主角。

  (三)阿罔身体朱秀华占有

  中山路是麦寮乡较为整齐的一条街道,这一位被目为神奇的人物就住在这条街上,门牌九十五号;是一家建材行,故事的主角就是这一家得昌建材行的主人,吴秋得先生的太太林罔腰女士。我们一行人到达这一家建材行时,吴太太下田去了,主人吴秋得先生正在忙着办公,当他知道我们的来意时,先是一脸难色,后来又经过我们再三的询问,他才带着无可奈何的神情,告诉我们事情的一些经过:

  「那是民国四十八年(一九五九年)的事了,因为我经营建材生意,所以参加了台西乡海丰岛工事的建筑工作,在那段时间我很少回家,偶尔一回家,太太就生病,可是当我再去海丰岛的时候,她的病就好些。后来,我回家次数越多,她的病就越重,等到海丰岛的工事全都完工,我回到家来,我太太的病已严重到不可收拾了。她的病不是甚么致命的病,而是精神不正常,闹到最严重的时候,我们本来要送她到精神病院,可是她不愿意,而且我们几个人合力抓她都没办法,她还大声嚷着:『不要抓我去精神病院,我没有精神病,我是金门人,我叫朱秀华,我是借尸还魂的。』我太太本来叫林罔腰,她竟说她是甚么朱秀华,而且说话的口音完全改变了,我简直不相信我太太的身体已被另一个灵魂所占据。」

  吴先生好像已沉缅在回忆之中,他的眼光凝视著办公桌上那张夫妇合照。深深的嘆息了一声,然后他接著说:「我实在没想到,世界上竟会有这种事发生,更没有想到,这件事会发生在我们家裡。」稍微停顿了一下,他又说:「我在工地那段时间裡,每次从海丰岛骑脚踏车回家,总感到肩膀上有点重重的,但我想那是因為路太颠的关係,所以一直没有留意。事后,我才知道,每次我回家时,那位金门姑娘,总是坐在车子后面载货的架子上,跟著我回家。」说到这裡,吴先生不愿再说下去了,就藉著给客人倒茶结束了他的谈话。

  那位带我们来的许先生,在我们谈话的时候,跑出去找吴太太,他还告诉我们,有许多人要来看她,她都不肯见人,这一次是否愿意见人,他还不敢保证。不过,他答应我们尽力找她。当吴先生倒茶的时候,他的外甥陪著我们谈话,当然,我们的话题都集中在「借尸还魂」上。这位年约二十的先生说:

  「舅妈生病的时候,我一直陪著舅舅守住她,舅妈有时哭,有候嘴裡念念有词,但我们都不知道舅妈说些什麼,好多次她从床上坐起来,我和舅舅想把她压倒在床上,可是她的力气真大,不仅我们没办法把她推下去,她反而把我们推开了,我想一个女人的气力哪会那麼大,那準是她那一班朋友帮著她。」说到这裡他做了一个神秘的表情,我知道他所指的朋友是那些孤魂。他继续叙述:「当我们知道了舅妈的魂已换了一个人的时候,我们也莫可奈何了,只好让她好好的养病,起初她好像对什麼都不习惯,比如舅舅叫她阿罔时,她会说:『我叫秀华,我不叫阿罔。』她的姐姐和妈妈来看她时,她会愣愣的说︰『我不认识你们,你们是谁呀!』当然,我们的邻居,她也全不认识了。」说到这裡,他向房门瞟了一眼,他深怕他的舅舅会在此时出现,也好像怕他舅舅听到了他的话,他压低了声音接著讲下去:

  「舅舅是个对家庭很负责任的人,虽然他和以前的舅妈(指吴林罔腰女士)意气不太相投,但他从来不在外面乱找女朋友。可是那一次在海丰岛建筑工事的时候,就有好多工人看见有个女孩子老跟在舅舅身旁,因此那些人常说,想不到吴先生这位老实人也这麼不老实!有时候,年纪长些的老工人,在休息的时候和舅舅聊天,老把话扯到女孩子身上去,又说舅舅艷福不浅。舅舅对这些人的话简直是莫名其妙,他一直否认他曾带女孩子到过工地,可是儘管舅舅否认,那些工人们还是谈个不休,舅舅认為他们是无聊了,故意拿他开玩笑,所以也就不理会他们,没想到那时我们这位舅妈(指朱秀华)早就天天跟著他了。」燃了一支烟,他又接著说:

  「说起来也真是不可思议,海丰岛的工事已经有好多人去做过,可是以前每一个包工都亏了本,或者是有工人在工地摔伤,可是舅舅承做这个工事时,不但赚了钱,而且工人们也都很平安,这也许是那些海丰岛的孤魂,默默的保祐著吧﹖」

  吴先生端出了几杯茶,我们一面喝茶,一面听著:「也许你们不相信,可是那是我亲自见到的事,讲起来我还有些心悸,当这位舅妈(指朱秀华)病刚好些的时候,她常说有朋友来找她,要我们準备凳子和香烟招待客人。每次我们照她的话準备了,但我们看不见有什麼人来,只是听见舅妈和客人讲话,而且有说有笑,更奇怪的是那些竹凳子真是像有人坐下一样,会吱吱作响,还有,我们点燃了香烟,放在烟灰缸上,香烟没有人抽它,竟然自己燃到一点都不剩。舅妈说送客的话时,那些板凳又是吱吱作响,想必準是那些孤魂怕舅妈寂寞了,所以来陪舅妈,可是过些时候,他们就不来了。」

  「自从舅妈好了以后,她真是什麼都会帮著做,和以前的舅妈,完全是变了两个人了,以前,舅妈只是会烧烧饭,其餘的什麼事都不会做,可是自从病后,她和以往完全不同了,现在她只是会下田,会做粗重的工作,至於煮饭,她却说:「不会做。」这就很怪了,不仅如此,连平常的嗜好,走路的动作也都不一样了,当然囉,最大的改变是她讲话的口音,她现在讲的话完全是金门腔。」

  说到这裡,这位先生喝了一口茶,看了看正在全神贯注听著他讲话的我们,又指了指供桌上正当中,所供的观音菩萨画像和地藏菩萨的塑像,继续告诉我们:「舅舅本来是只供祖宗,这些都是舅妈(指朱秀华)来了后才新供的,告诉您们吧,以前舅妈是鱼肉都吃的,可是自从换了一个人以后,不但不去吃它,连碰都不愿去碰它一下,这两年来,她都是和家人分开吃哩﹗」

  说到这裡,那位带我们来的许先生,正好从外面进来,我们盼望著故事中的主角,会跟著他进来,可是他摇了摇头,告诉我们:「唉﹗她不肯进来,她哭了﹗」

  我们都沉默下来了,大家都有些失望,最后,还是智道法师想出了办法,由她、宝凤小姐和我跟著许先生到外面去劝她回来。因為我们的来访,又再次深深地伤了这位女士的心,当我们看到她时,她正无力的靠在邻居门口的一根柱子上,双目微闭,两行泪水正泊泊流下来,我想,她一定坐在这裡哭了很久了,我们安慰了她许久,才把她劝回家。

  因為我们来访,又使她想起了金门的家,她止不住心裡的悲伤,虽然想好好的跟我们谈话,可是她讲不到两句话就又泣不成声。

  那天她只断断续续的告诉了我们:「她的名字叫朱秀华,是住在金门的新街,父亲叫朱海清,母亲叫蔡叶,当她十八岁那年,因為金门有炮战,她跟著别人坐渔船逃难,后来,因為船在海上漂流过久,粮食短缺,所以都饿死了,最后她也昏了过去,不知经过多久,渔船漂到本省臺西乡的海岛,她曾被救活过,可是后来,那渔夫又把那艘船带到海裡让它漂流…」

  说到这裡,她又掩面跑进屋裡去了,虽然,我们想多知道一点,可是看到她这样悲伤,我们也不好追问下去了。因為时间也已不早,我们还须赶回虎尾,便起身向主人告别,临走,我答应下次如果有机会再来麦寮,我要為她送来一串念珠。

  (四)谋财害命报应不爽

  那位陪著我们来访的许先生,仍然陪著我们出来,在我们去车站的途中,他告诉我们:「朱秀华本来是可以活命的,当她被渔夫救起的时候,她曾说过:『只求您救我一条活命,不管做您的太太、媳妇,或是婢女都可以,而且船上的金子都可以送给您…。』可是,那渔夫太没有良心了,竟然枪了金子,把人又推下海,可是他究竟不能安安稳稳的,享用这些不义之财,听说没多久,这家人一个个相继死去,现在只剩下一个神经病的孩子,疯得很厉害,唉!佛教说的因果报应实在一点也没错。」

  说到这裡,他向我们扫视了一下,接著说:「说起来也真怪,当朱秀华刚好后,有人把这消息传到臺西乡,臺西的人知道了这回事,感到很惊奇,有人曾知道多年前疯子的家人害过一个女孩子的事,这次特别把疯子带来看朱女士,想不到他才到门口,朱女士就不许他进来,而且哭著说:『你们家裡的人害我还不够吗?你还要来惹我伤心!』以前,阿罔从没到过臺西,而这疯子来的时候也没事先讲,朱秀华却能知道,这不是很奇怪吗?」

  (五)為送念珠再访麦寮

  今年七月间,熊炬明居士来虎尾,教莲友们唱佛讚,在一次閒谈中,煮云法师又提到「借尸还魂」的事,熊居士也感到很有兴趣,再加上我曾答应,送给朱居士念珠,所以我决定趁此机会送念珠去,也可以顺便陪熊居士到麦寮玩玩。

  熊居士曾经在金门居住过一段时间,所以对金门的一切都非常熟悉,一路上,熊居士告诉我有关金门的许多事情,譬如:金门的建筑物,农作物以及风俗民情等等,这都是我和朱秀华见面时谈话的资料。

  那天天气不佳,车行中一路都是下著濛濛细雨,我很担心雨会下得很大,没想到车到麦寮时,雨竟停了,我不禁在心中默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六)金门往事仍能记忆

  因為下雨,朱秀华没有下田,当我知道她在家时,心中像放下了一块大石。或许因為我带了几个人一起来,朱秀华犹豫了许久才出来,不过,这一次她显得有些勉强。

  我先把带来的念珠送给她,然后,我们不著边际的閒聊了一下,有了上次的经验,我不愿意直截了当的提出我的问题,所以我一直是绕著圈子说话,我们先谈到信佛的事。

  朱秀华说:「我自小就信佛,而且一直是茹素的,现在不管工作多忙,我早晚都要拜佛,我知道,佛说的话一点都不错,一个人要做好事,绝不要做坏事,做坏事绝对不会得到好报!」远在上次来时,我早就听到朱秀华的邻居说她每天拜佛拜得很勤,我想这是她今天能够重来人间的原因吧!我趁机问她:「您说您小时候就信佛,金门有没有佛堂?」

  她思索了一下说︰「我不知道,不过我们家裡供观音佛祖,我只是在家裡拜拜,我们一家人都是拜佛的。」

  我说:「您现在还会记得金门的事吗﹖」

  她嘆息了一声说:「唉﹗记是记得,可是事情已经过去了,还谈它做什麼呢﹖」

  「如果现在有人要帮您找您的父母,您愿意吗﹖」我问她。

  「当然,我是高兴的,可是谁愿意帮我找,就算找到了,恐怕他们也不会认得我了。」她苦笑著继续说:「我现在的身体并不是我离开金门时的身体了。」说到这裡,我看见她紧抿著嘴,眼圈有些红了,可是她尽力的克制,不让眼泪在客人面前掉下来。

  我指了一下坐在旁边的熊居士说:「这位先生在金门住了很久,他也是信佛的,他知道金门的许多事,而且他现在还有许多朋友在金门,如果您愿意,他可以帮您打听。」

  她的眼圈又红了,低著头许久,為了打破沉寂,我笑著告诉她:「如果找到了您的父母,您就可以回金门去和他们见面了,如果回去,您还会认识吗﹖」

  「当然认得﹗如果可以回去,我倒想让您陪著我去金门一次,您敢去吗﹖」她彷彿回到了金门,眼睛亮了起来,说完这句话,她直盯著我,等著我回答。

  「当然,如果能去,我是想到金门去走走的,能陪著您去,这就更好了。」说到这裡,我就要求她告诉我们她离苦开金门的经过。



转自阿比甲当嘎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