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心灵子

请来访朋友点一下日志右侧或下侧广告图标、推广信息,谢谢!

 
 
 

日志

 
 

谁能想上师肩膀上全是老茧,针都扎不进去  

2014-11-04 15:29:18|  分类: 上师噶玛仁波切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特别提示:本文转载自嘎玛仁波切博客,原文链接地址为: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a84b910102v52i.html

 

 

 老上师尊贵的土登曲吉扎巴尊者曾说过,嘉绒佛学院以后最少有三千常住僧,那时的我听后就高高兴兴规划起来。有些师兄说,“三千?太多了吧,不用那么多,几百个人就够了,现在才几十人,盖个小的就够用了。”幸亏当时听了师父的话,2006年佛学院盖好至今,迅猛发展,老上师说的规模用不了多久就能实现了。但是我们不是追求数字,一定要开展精英教育。 

 

 

现在夏季大法会,佛学院雄伟的大殿里坐两千人,就很拥挤了。所以我们就发愿,为了今后更多人能来修行,盖个大一点的殿堂,大家都可以坐在一个大殿里修法,多么殊胜啊!现在这些利益众生的大愿一步步正在实现着。所以,愿力要大,不要怕,要敢发愿。 

 

你只要深信不疑,佛菩萨绝对会加持,不会不成功。连成佛这么大的愿力都要发出来,连利益无量众生的大愿都要发出来,在红尘中赚些钱,身体健康一点,孩子上个好学校等等小愿力都很容易实现。

 

我们小时候,马尔康属于偏远山区,昌列寺所谓的佛学院破破烂烂的,还不如老百姓现在养牛的房子。我们觉得自己的佛学院很简陋,可去到塔公读佛学院,才发现那连房子都没有。塔公佛学院当时只有师父有一间房,旁边几个师兄盖起几间小房,去了那边都要自己盖房子。

 

十几岁的小孩怎么会懂盖房子?但我们都信心满满。我和谭崩,财旺,阿根等几个师弟找来绳子画线,在草原上画图。师父看到后说,“愿力倒是很大,但先要量一下你们拿来的木头有多长啊。”我们准备要盖的房子都是五米长,可手上的木头不到两米,最后把规划缩小,慢慢一点点学。再后来,塔公佛学院的大殿也是我们自己动手盖的。

 

我们这代非常幸运,能有很多做功德的机会。不少人说,“嘎玛仁波切,你十六七岁就开始管理佛学院了,很小就开始当老师了,真是优秀啊!”并不是因为我有多优秀,而是因为使命落在我们身上。就像长辈走得早,儿子必须早当家一样。老的老,小的小,中间的很多都没了,我们就要努力成长,早担责任,摸索着前行。

 

有一次山上开法会,有位医生弟子说,“上师,这么大法会,您在法座上久坐,背可能会痛。”他很好心要给我扎针。可他拿着银针怎么也扎不进去,最后针都弯掉了。他拿着弯弯的针,感慨道,“活佛就是活佛,真是不一样啊,针都扎不进去。”我笑着对他说,“这和是不是活佛没关系,因为肩膀上全是厚厚的老茧,盖昌列寺老庙的时候,扛木头扛出来的,所以银针才扎不进去,消业就是这样消的啊!”

 

凌晨一点才睡觉,三四点钟就起床,追赶月亮背经文,一天就吃一顿饭。就这样经历了整整十五年后,我才能开始讲经说法。很多人都觉得我口才好,“语自在”,我不是练嘴皮子出身的,这些都是修行经验的总结与沉淀。你们听起来很轻松,我们学出来却是一步一个脚印,是苦修的精华与结晶。

 

有的弟子觉得自己一天做大礼拜八百拜、一千拜,持了很多咒,念了不少经,很精进很荣耀,但却不能一直坚持下去。这与我们以前的修行相比,真的就是皮毛。我们要一天做3350个大礼拜,一个月做十万个很正常,多年如此,并非偶尔为之。修行不是冲动的激情,是坚守的长情;修行不是短时间的头脑发热,是长时间的护念身口意。我们经常教育弟子,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要想,可是大家平时不该做的还做,不该想的还想;我们劝导弟子们一定要管住嘴,但是叽叽喳喳恶口、两舌、绮语、妄语却还是张嘴就来。修行需要长时间下功夫,要发大愿,要有恒心,要不断努力坚持,要将闻思修佛法的意义,真正应用到身口意上。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